轻走天下

编辑:竦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7 22:44:39
编辑 锁定
《轻走天下(一位退休外交官的三事集续集)》主要是将《雅园拾趣》出版以后撰写的一些短文,还包括各个不同媒体公开发表过的采访文章、谈话记录等,收集成一个新的篇章,以感谢新老读者的关心和厚爱,也作为个人笔耕的档案式整理。 读书的目的是从他人的感悟中获取营养,并在自己的生活中践行有益的做法。这正是徐贻聪撰写《轻走天下(一位退休外交官的三事集续集)》的意义。
书    名
轻走天下
出版社
世界知识出版社
页    数
235页
开    本
16
品    牌
世界知识出版社发行部
作    者
徐贻聪
出版日期
2013年5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501244405

轻走天下基本介绍

编辑

轻走天下内容简介

《轻走天下(一位退休外交官的三事集续集)》是徐贻聪另一本书《雅园拾趣》的续篇,抒发的仍是对国家、人民和家庭的亲情和责任感。
  中国有句老话“忠孝难两全”,讲的是对国家和民族大业全身心投入的人往往无暇顾及家庭,以至留下憾事。徐大使是资深外交官,大半辈子在距祖国万里之遥的拉丁美洲工作。他始终坚持用自己之所为报效国家,以自己之所感启迪社会,倾自己之所爱回馈家人。

轻走天下作者简介

徐贻聪
  
  1938年10月出生于江苏淮阴;1958年9月从江苏省淮阴中学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今北京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系;1963年3月毕业,进入外交部;1963年3月—1974年11月,在北京市外交人员服务局任(古巴、墨西哥驻华使馆)中文秘书和局机关政治处干部;1974年11月—1977年3月,任外交部美大司科员;1977年4月—1979年3月,任中国驻墨西哥使馆随员;1979年8月—1984年1月,任新华社巴拿马分社记者;1984年1月—1986年3月,任外交部美大司处长;1986年3月—1987年7月,任中国驻尼加拉瓜使馆临时代办、政务参赞;1987年7月—1991年5月,先后任外交部美大司、拉美司副司长;1991年5月—1993年9月,任中国驻厄瓜多尔大使;1993年9月—1995年12月,任中国驻古巴大使;1995年12月—1997年8月,任世界知识出版社党委书记、社长兼总编辑;1997年8月—2000年11月,任中国驻阿根廷大使。曾分别获得过厄瓜多尔、古巴和阿根廷政府颁发给外国使节的最高级别的荣誉勋章(大十字鹰级勋章、友谊勋章和大十字大功勋章等)。
  
  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名誉理事和研究员、中国外交史学会理事、外交笔会理事、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顾问、安徽省安庆市人民政府外事顾问。

轻走天下图书目录

编辑
家事篇
  人类在母爱中前行
  父亲设立的“家庭孝敬奖”
  同大孙女的谈话
  老伴称我为“专职司机”
  崇尚家庭道德促进社会和谐
  留给儿孙们的话
  往事篇
  泪洒周公纪念展
  20年前的一件往事
  与劳尔的一次相聚
  劳尔为我当裁判
  有感于劳尔的三次热烈拥抱
  再访哈瓦那
  江泽民历史性访问古巴前后
  一次高端访问的概貌
  我同阿根廷总统一起过春节
  我在厄瓜多尔当大使
  大海的诱惑
  一次国际红色之旅
  走遍神州的感受
  天降馅饼
  白美英:徐贻聪大使口述
  大使印象
  同《法制晚报》记者的访谈录
  《环球》“卡斯特罗的中国菜情结”一文版面图
  我参与组建外交部拉美司
  亲历外交部首批档案解密
  给中学母校110周年校庆的贺函
  社会篇
  古共“六大”的承上启下作用
  古巴的“与时俱进”及其给外界提供的新机遇
  方寸世界承载友谊
  新形势下的中拉合作需要继续精心培植
  美丽的国家友好的兄弟
  《大使面对面》访谈录
  阿英马岛战争30年
  应该给予美洲人民玻利瓦尔联盟以更多的关注
  南美国家联盟
  关于印第安文化的“三思”
  我有投票权吗?
  为投票结果感到高兴
  价值观、传统道德和社会稳定
  堕落的“老师”
  写于梦中的文章
  后记

轻走天下文摘

编辑
人类在母爱中前行
  ——写在敬爱的母亲逝世后的日子里
  母爱是伟大的、神圣的;母爱也是具体的,细微的。人类在母爱中繁衍、成长、前行,母爱给人类以动力、智慧、依托。强调母爱的重要,歌颂母爱的伟大,应该是人类的天性,应该是人类每时每刻的自觉行动。这是我从我母亲那里得到的认识和启示。
  每位母亲都给子女以无私、真诚的关爱、呵护;为了下一代,母亲多不惜牺牲自己的汗水、幸福乃至生命。这也是我的母亲给予我的感受和意识。
  在几十年行走天下的历程中,我看到的是,母爱是普遍的,也受到普遍的承认、敬重、歌颂。但是,每个人对于自己的母亲,总会怀有特殊的情怀和敬重,我也不例外。
  我享受过深深的、无微不至的母爱,但我却回报的很少。母亲呵护我度过73年后离我而去,我进一步意识到母爱的深厚,也进一步意识到我回报母爱的不足。当然,我深知内疚和自责已经无用,能做的只能是仿效母亲,更多地给他人以温暖和关爱。
  我的母亲是2011年年初走的,以她的乐观和与世无争的平和心态,幸福地活到95岁。她以及长她一岁的父亲的健康长寿,曾受到我的许多中外朋友的羡慕,但我还是真切地希望她能长久地陪伴我的老父亲和我们兄妹,然而却未能如愿,这是自然规律使然。我在想,母亲如同父亲在她临终前对她耳语的“没有任何遗憾地”远离父亲、我和弟妹而去那样,去的没有痛苦,去的安详,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悲痛,应该还有光荣和骄傲。
  我的母亲出生在上个世纪前期,是一个农村妇女,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甚至不识多少字。二十几岁参加中国共产党后,开始了新的生命。为了支持作为游击队长的丈夫,她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两度扶老携幼远离家乡,受尽了苦难;为了照顾国家的困难,她在五十年代主动请求离开工作岗位,失去了工资的保证以及后来作为国家离休干部的各种待遇,但丝毫没有后悔,强调的是国家的需要;为了照顾子女,在因自然灾害而食不果腹的年代,多次饿昏在田间和家中,却从来没有任何怨言;为了救助他人,常常倾尽所有可能。在被不认识的骑自行车中学生撞坏股骨头需要手术后,不仅不要对方赔偿,还安慰被吓坏了的穷孩子,说是年轻人的健康成长需要大人的关注,不能让孩子心理上留下阴影。孩子的亲人自愿到我们家来照顾母亲在手术后的起居,她在推辞不掉的情况下坚持给他们付了工资。个别弟妹对此不能很好理解,她说的是“谁会不犯错误,谁会没有难处?”依然故我;为了能够始终体现对党的热爱,在晚年得到原工作单位的些许照顾时,首先想到的是应该多交党费,并每每自己摇着轮椅去亲自交纳,还说这才像是个党员;为了帮助国家培养人才,在每个孩子甚至孙子辈走上工作岗位前,她都会严肃提醒他们要认真工作,遵纪守法,积极靠拢党组织,务必不要占国家的便宜。家庭成员中有人人团入党了,她会显得比任何人都要高兴;家庭收入多了,经济条件大大改善以后,她的一日三餐仍然是粗茶淡饭,按照农村的习惯度日,还经常提醒儿孙不要养成浪费的恶习……她是一个普通的母亲,但的确是一位永远心怀国家、心怀他人的母亲。在2011年1月为她送行的仪式上,我只用“一生辛劳、一生坎坷,但也一生光荣”的简单几句话来形容她,虽是因为太过悲痛而难以言表,但应该是对她一生的基本概括。对于这样一位普通的、但却很具代表性的母亲,我看我们应该怀有的不仅仅只是家庭式的敬重和爱戴,因为宣扬她就是宣扬人类共有的宝贵财富。
  这些日子来,对母亲的回忆在无法抹去的悲痛中越来越浓烈,也越来越深沉。我越来越感到,母亲虽然是个普通女性,在她身上体现出的母爱属于一种母亲的共性、本能,但具体到我们家,我要特别强调的是,母亲不仅养育和用乳汁喂养了我,留给我的榜样作用和精神遗产也是十分丰厚的,我相信我将会从母亲的榜样中吸取到全面的营养,而且永远取之不尽。然而,在认真、反复考虑之后,却依然认为如何从母爱中全面吸取营养,却可能是我,也许还包括整个人类世界都永远无法彻底完成的研究课题。我给我的这篇短文取名“从母爱中全面吸取营养”,是传承,是探索,也是明志。
  是的,母亲给我的爱是具体的,细微的,当然也有精神上的,力量上的。在我生命的前20年里,我是在母亲的呵护和庇护下成长的,每天享受到的母爱是直接和实际的,很难具体实录和描述。虽然因为求学和工作的关系,我在20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后来的50多年里与母亲聚少离多,相聚的时间累计起来也总共不到两个月,但享受到的母爱却依然是时时刻刻的,任何时候都没有缺少过,因为彼此都将对方装在心里,故此我也反而记得更多,理解得也更为深刻。在我读大学的5年里,适逢国家处在严重经济困难时期,母亲担心我的学习和身体受到影响,从捉襟见肘中挤出钱和粮票,接济远在北京、靠国家助学金就读的我;尽管我的弟妹多而父亲的工资无法维持每月的简单生活,但母亲在我开始工作后却一再递话不要我往家里寄钱,“因为你一个人生活不容易,还要成个家!”在我成了家、有了孩子以后,国家还不得不用票证和副食本来保证全国人民的基本需要,她经常想方设法给我捎去米面、油品甚至干菜,说“帮你把孙子养得壮些”。我知道,这些都是她平日里节衣缩食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当时的心情难以言表,现在想起来还禁不住会泪流满面;我的弟妹告诉我,在我最初几次出国常驻期间,由于当时的条件而无法经常与家里联系,母亲常常因为担心我的工作和安全而睡不着觉,落下了好几种慢性疾患;随着人类的发展与进步,在通信和经济条件都有所改善以后,我有可能不时地给家里打个电话,报报平安,稍作问候,但翘首以盼的母亲用颤抖的手拿起电话后却常会告诉我“挂了吧,要花钱的”,由此而引出的故事常常既使人忍俊不禁,又令人感动,催人泪下。
  P2-4

轻走天下后记

编辑
承蒙世界知识出版社,特别是其前任社长高树茂和现任总编辑范建民同志的大力协助,还有车胜春等几位编辑的辛勤劳动,带着我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还有我的历史和思想印记,当然也带有我的心血的一些短文,终于以《轻走天下:一位退休外交官的“三事集”续集》为名问世了。我为此高兴,也为此放下了我的一块心病。我向他们表示敬意。
  本书的出版,得到外交部拉美司唐凌云同志,还有马鲜、海芸领导的艾哲斯(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和多方帮助,谨此铭记并鸣谢。
  我在本书的前集《雅园拾趣》中曾经提到,“我以此书献给已经分别是95岁和94岁的父亲和母亲”。我的父亲将我的书当成宝贝,每天拿在手里不肯放下,还送给他的一些老战友、老朋友。不幸和遗憾的是,我的母亲却在那本书出版之前离世了,没有能够看到她的儿子写她的书和登有她始终念念不忘的全家福照片。我多次为此而痛心、流泪。我在这本书中把她放在首位,是想以此思念她、纪念她、敬重她,因为她确实值得敬重,特别是体现在她身上的许多老一代革命者和作为母亲的优良品德。
  在本书出版的时候,我还要再次感谢我的老伴徐丽丽和我的两个孙女徐雅君和徐濛,因为是她们的许多帮助、提醒、支持和操作,丰富了我的思考,减去了我的许多负担。当然,我要对孙女们再次表达的想法是:希望记住、理解我的思想和为人,因为我自信我的思想和为人会对她们的成长有完全正面的作用。
  我写这些短文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只是想从最基本的方面入手,把一个普通人对他人和社会的关心和爱护表达出来,以期对人与人的关爱、对家庭的幸福和社会和谐的建设起一点极其微薄的贡献。诚如我的老朋友李金章同志在他为本书所写的序言中说的那样,“是一位老人以朴实的方式在向社会传递正能量”。再有一点,就是老了,工作压力少了,没有多少事情可做,写点东西可以帮助打发时间,快乐度日。人是越来越老了,记忆有时够不着了,精力也不济了,经常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想在这里说一句话:如果喜欢我的文章的读者在媒体上找不到署我名字的东西(当然,都应该是比较熟悉我的人),请不要奇怪,“他老了”。我自己可以补充的一句是:我要比廉颇,比黄盖都要老很多,虽然在吃饭方面不见得比他们逊色。哈哈!
  借此机会,再次深切感谢各界读者的关爱,欢迎各方的批评和建议。
  二〇一三年四月于北京家中

轻走天下序言

编辑
徐贻聪大使是我的老领导,我们曾在外交部多年共事,他的言传身教令我受益终身。
  徐大使退休已十余年,但他笔耕不辍,把自己对工作和生活的感悟汇集成册,陆续出版。《轻走天下》是他另一本书《雅园拾趣》的续篇,抒发的仍是对国家、人民和家庭的亲情和责任感。
  中国有句老话“忠孝难两全”,讲的是对国家和民族大业全身心投入的人往往无暇顾及家庭,以至留下憾事。徐大使是资深外交官,大半辈子在距祖国万里之遥的拉丁美洲工作。他始终坚持用自己之所为报效国家,以自己之所感启迪社会,倾自己之所爱回馈家人。更难能可贵的是,徐大使把这一切记录下来与我们分享,我认为这是一位老人以朴实的方式在向社会传递正能量。
  读书的目的是从他人的感悟中获取营养,并在自己的生活中践行有益的做法。我想,这也是徐大使作此书的用意。
  二〇一三年元月于北京家中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