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索。f.米兰顿

编辑:竦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7 23:15:4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中登场的死亡位面亵渎位面的亡灵大帝的埃索大帝。
中文名
埃索
其他名称
埃索大帝
登场作品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性    别
黑色意志
意志继承者
塔克共和国
第三任执政官
亵渎位面
亡灵大帝

埃索。f.米兰顿简介

编辑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中登场的死亡位面亵渎位面的亡灵大帝的埃索大帝。

埃索。f.米兰顿简述

编辑

埃索。f.米兰顿黑色意志

反抗巨魔奴役的人类组织

埃索。f.米兰顿埃索.f.米兰顿

那是一个乏善可陈的故事,很少有人知道,那站在世界巅峰的埃索,是怎么踏上这条坎坷的道路。[1] 
就如没有多少人知道,在远古的巨魔帝国之后,在精灵的辉煌之前,曾经有那千年的时光,属于一个已经在历史中消亡的国度——塔克共和国。
共和国?是的,那是一个逃亡的奴隶、失去了耕地的农夫、一无所有的手工艺人组成的国度,是历史罕见的没有统治阶级的国度。
而他没有被记载历史之中的缘由,或许,就是他是一个属于亡灵和魔法的国度。
埃索.f.米兰顿,奴隶是没有姓的,这个名字是他获得自由后取得,其中的米兰顿是拯救他的牧师的姓,而f,则是共和国的特殊标记,代表着的,是“获得自由的奴隶”。
是的,强大的埃索大帝,他曾经是一个卑贱的奴隶出身。
“我出生就是为了巨魔老爷服务的,等我长得够大的时候,就是成为口粮的时候,我的一生就是有价值的。”
面对个人实力、种族天赋、文化程度都在己身之上的巨魔种族,人类成为了豢养的牛羊,当传承和文化断绝后,只要三、四代,智慧生物也会退回最原始的时间。
即使在千多年后,不少巨魔还保有让人憎恶的食人习俗,食人魔和巨魔的亲戚关系根本不用考据。
奴隶、佣人、物件、备用口粮,这就是埃索预定的人生。从小,埃索就被灌输了这样的概念。他也曾经把这当做自己的存在价值。直到有一天…….
“不要吃我的母亲!该死的怪物!”
而当巨魔老爷打算把自己的母亲变成肉馅的时候,或许是骨子里的那丝反抗精神还留存,或许是生物最基本的护母本能,即使理智和“常识”告诉他“人类被吃“这是理所当然的,被食用就是整个人类族群的命运,他依旧本能地行动了。
他拾起了剁肉刀,背后一刀砍下了沃克老爷的脑袋,还把火油洒在他的身上。点燃,将其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火炬,彻底消除了他的再生能力。
在一个成年巨魔可以随意杀死十个成年人的时代,这是了不得的英雄壮举,但迎接他的,却不是亲人的感激和同类的崇敬…….
“为什么你会这么做!为什么你会杀了沃克老爷!你让我们怎么办?我们还没有养肥就都会被杀死的,不,没有饲料,我们先会饿死的!”
攻击正在虐待宠物的主人的话,搞不好最先咬你一口的。反而是这些因此获救的宠物本身,多年、多代的奴化教育。让这些大脑一片空白的人类和宠物无二。
结果就是,拯救了自己的母亲的埃索,反而被自己的族人厌弃怒吼,最后被绑在了肉板上,准备当做平息巨魔老爷的祭品。
但……
“全部杀死,挂在广场上风干做饲料!”
即使凶手已经伏诛,杀死奴隶主的奴隶族群怎么可能被原谅,否则若这种风气扩散开来了,整个社会的根基都会因此动摇。
而恶毒的奴隶主,甚至在行刑前,刻意让埃索和自己的族人同处一室,还恶意的透露了所有人都会因他而死的消息,于是,第二天埃索被率先挂上绞刑架的时候,浑身百余处创伤,还失去了自己的一只眼和一只脚。
奴隶主就不当遇到反抗?被驯养了的牛羊猪怎么会反抗,他们只会对着屠刀流下眼泪,然后乖乖送上脖子。
埃索的家人没有保护他?夺取他右眼的就是他拼命维护的母亲,折断他用来反抗的右手的就是自己的父亲,而他的脚被饥饿的族人当做了最后一餐。
当人类自己都不把自己当人之时,可叹,可惜,可笑,可恨,可怜……
当埃索最后被吊在绳索上之前,睁着淤血肿痛的独眼,看着自己那些麻木的族人,心底却没有一丝对同族的怨恨和对死亡的恐惧,唯一的想法,却是:
“真是可怜啊……..”
而当绞索不断收紧,埃索依旧没有面对死亡的恐惧,只是那同情哀怜的对象多出了几个。
“原来可怜的不仅是你们,我也很可怜,不,应该说人类好可怜的。”
在失去最后的意识之前,入目的,却是不远处飘扬的黑色旗帜,那是镰刀和火把凑到一起的古怪旗帜,而旗帜下,却是一群打扮奇怪的黑衣人。
“孩子,没事吧。”
而当他苏醒之时,他才发现自己被一群陌生人拯救了,他们自称为“黑色意志”,是一群奇怪的家伙。
他们告诉埃索,人类并不是为了成为巨魔的食物而诞生,他们告诉埃索,每个人都有为自己的生存斗争的责任,他们告诉埃索,食人魔和巨魔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他们告诉埃索,不是每个人都有斗争的勇气,他们就是为了他而来的!
而黑袍者们给年轻的埃索一个选择,要么继续和自己的族人待在一起,他们会为其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山谷生活,而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加入他们了。
最后看了一眼混杂着恐惧和茫然情绪的家人,天生的狼虎又怎么可能和牛羊同处一室,埃索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蠢货!我们才是正义的!”
之后的黑色意志,已经习惯用这句话应对麻木的同族了,这看似愤怒的怒吼却带着希望,期望族人最终能够醒悟。
但很多时候,获得的却是茫然的回报,若硬是拉着一起来,对双方都是灾难。
而在经历了无数次背叛之后,他们依旧选择喊出这句口号,但却只有主动愿意站起来的才是同伴。否则。就是继续当做牛羊还比较好吧。
而之后。却是数百年的血腥争斗了,奴隶们没有斗争的意志,不管多么肥壮,依旧只是等待宰杀的牛羊。
而即使觉醒为虎豹后,他们依旧没有成为强者的资源,没有斗争的武器,处境十分困难。
而他们的对手,却是圣战的赢家。横跨了整个大陆的巨魔诸国,传承下来的巫术、诅咒、魔法都处于世界的顶端,而“黑色意志”有的,只是自己的灵魂和血肉,当然,还有不惜一切也要改变这一切的执念。
但在灵魂就是力量之源的艾希位面,有了灵魂、血肉、执念,就已经足够了。
是的,他们无从得到珍贵的魔法知识和魔法材料,无法成为法师。也没有世代传承的狩猎技巧,猎人和游侠也毫无可能。吃饱睡好都很困难,贫弱甚至营养不良的身躯很难成为出色的战士,巨魔的真神才是当时的主神,获得神恩的牧师和神圣武士更不用想,但有一个职业,却只需要灵魂和血肉就足够了。
是的,那就是亡灵法师,玩弄灵魂和血肉的恶徒,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那曾经是个代表整个人类种族希望的职业。
或许是恶魔们的突发奇想,或许是某个死神的私下小手段,源自上古恶魔的亡灵魔法的部分知识落到了黑色意志的手中,并迅速传遍了所有反抗者,黑色意志的漆黑战旗,就因此而来,他们最初,只是举着镰刀和火把的农奴。
埃索也是一样,当他成为一个修行亡灵魔法的黑武士的时候,他才十二岁……..
和精灵诸族联盟,从那些讨厌的长耳朵那里换取珍贵的魔法知识,分裂巨魔诸国,挑起巨魔内战和分裂,用邪恶血祭讨好非巨魔系真神,诞生第一批黑暗武士,和巨龙结盟,成为龙骑士,他一步一步走来。
当那史诗般的传奇被展开后,经历了无数次战争后,当年的同伴已经全部化作了尸骨,同行者逐一倒下,那漆黑的战旗最后落在了他一人的肩膀上。
埃索.f.米兰顿,塔克共和国第三任执政官,任职长达一百七十二年,是的,当那漫长的种族战争终于结束,那个莽撞的少年,已经化作了不死的巫妖之王。
共和国中以修行亡灵魔法为荣,生和死的界线早就被打破,亡灵魔法甚至延伸到民用技术,他们最强盛时期,甚至拥有三位数的半神级亡灵,拥有挑战诸神的势力,但千不该万不该,他们不该研究出完美的亡灵转换技术。
当所有的生者可以轻易的转化为死者获得无尽的寿命,当整个合众国的国民只添不减的时候,轮回显然已经被打破,这显然已经踏足了诸神的禁忌。
于是灾祸就降临了,原本的魔法导师和盟友的精灵一族突然袭击了他们的国都,禁咒直接把其化作了巨大的峡口,那就是已经被忘去了起名缘由的奇观“背叛之痕”。
没有神明庇护的共和国一夜之间成为了所有种族的公敌,所有的城市都在遭受围攻,黑暗武士们失去了神眷,龙族突然诡异的全族离去,只有亡灵法师们依旧能够奋战(死亡骑士并没有诞生),合众国的元首们并不比精灵贤者逊色,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但这次,他们遇到了天敌,精灵贤者们有了新的发现,一种特殊的金色能量和铃声可以让亡灵直接归于沉默,是的,那就是圣光的原型。
但幸运的是,不,或许应该说不幸的是,有一位亡灵大法师发现了打开位面之门的办法,还对有着负能量的位面进行了成功链接,那就是最早被发现的几个死亡位面。
面对不可抵御的敌人,共和国最后的骨血逃入了死亡位面,面对生者不可能存活的高浓度负能量,那完美的亡灵转化技术再度起到作用,所有的生者选择了化身死者。
精灵的背叛、龙族的背盟、神明的阴谋、曾经代表荣耀和自由的亡灵魔法,扮演着不光彩角色的圣光之源,当这些因素凑齐后,这段历史被“遗忘”就不难理解了。
对故土的思念?对背叛者的憎恨?对族人的眷念?或是单纯的不甘就此被遗忘,不甘心共和国就此失落在历史之中,所以,埃索毫不犹豫把自己化身成了族人归乡的桥梁,却把这段经验和记忆交给了后辈,作为自己存在的最后痕迹,或许,也是让后辈知道那已经被遗忘的国度和正义吧。
无尽的虚空之门被打开,潮水一般的亡灵涌入,六个位面的亡灵从形态到种族都各不相同,但他们却来自一个地方,那个已经被遗忘了千百年的塔克共和国。
今天,这些被遗忘者却回来了,他们高举着自己的火把、镰刀旗帜,喊出了却依旧是那句震耳欲聋的怒吼。
“蠢货,我们才是正义的!”
参考资料